首例视频刷量不正当竞争案宣判
发布时间:2018-09-07 16:04:13     浏览次数:431    

  “1天之内点击量猛增14亿次”“上线仅10小时播放量就达6.5亿次”“58集,310亿次网络播放量”……
  近两年,网制剧上线短时播放量破亿、整部剧动辄百亿播放量已不再是新闻。很多用户可能不知道,支撑这些高流量的,除了网剧本身制作精良、情节引人入胜外,还有可能是水军刷量的“功劳”。
  所谓刷量,即通过人工或技术手段,短时间内迅速提高特定视频内容的访问量。2017年8月以来,爱奇艺公司诉杭州飞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益公司)及该公司两名股东一案,将一直隐秘运行的视频行业刷量产业链曝光。
  今年8月24日,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就爱奇艺公司诉飞益公司案作出判决:3被告连带赔偿爱奇艺公司经济损失50万元,并登报刊发声明,消除影响。这是国内首例视频网站诉刷量公司不正当竞争案件。
  业内人士指出,播放量对整个互联网视频行业参与各方而言,都是非常重要且具有信赖利益的基础性数据。如果这一数据被污染、被破坏,整个网络视频生态会受到损害。该案的宣判,将对破坏网络视频刷量数据的不正当行为起到震慑作用。

制造超过9.5亿次虚假访问 被判赔50万元
  此次案发源于爱奇艺的一次监控。当时爱奇艺方面发现,3被告通过多个域名,不断更换访问IP地址,连续访问爱奇艺网站视频,在短时间内迅速提高视频访问量。其中,吕某(飞益公司股东及法定代表人)使用个人QQ账号、淘宝账户对外招揽视频刷量业务,虚设商品并通过个人支付宝账户收取报酬;胡某(飞益公司股东及监事)申请注册域名,供飞益公司解析网站使用,并使用个人手机、微信,对外招揽视频刷量业务。
  仅2017年2月1日至同年6月1日,3被告便在爱奇艺网站制造超过9.5亿次的虚假访问。去年8月,爱奇艺向徐汇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提出500万元的索赔。
  对于爱奇艺的诉讼,被告方提出,其与爱奇艺公司的经营范围、盈利模式均不相同,不具有竞争关系,并且《反不正当竞争法》明确列举了各类不正当竞争行为,涉案的刷量行为未在禁止之列,故飞益公司的刷量行为不构成不正当竞争。
  同时,被告认为,70%以上的刷量数据会被爱奇艺公司屏蔽,屏蔽的数据不会对爱奇艺公司造成损害,而且飞益公司尚需支出服务器、流量、人工等运营成本,实际获利有限。爱奇艺公司主张的经济索赔明显过高。
  法院经过审理认为,访问数据蕴含巨大的商业价值,能给视频网站经营者带来竞争优势。爱奇艺公司依据视频访问数据获取的商业利益应受法律保护。被告通过技术手段,持续、大范围地干扰爱奇艺网站统计数据的真实性、完整性,与公认的商业道德相悖,故涉案行为违反市场经济竞争原则,具有不正当性。
  考虑到爱奇艺公司通过技术手段已经排除大部分虚假访问数据以及被告的相应经营支出,徐汇区人民法院判决3被告连带赔偿爱奇艺公司经济损失50万元及在《法制日报》中缝以外版面刊发声明,消除影响。
  爱奇艺代理律师、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马远超介绍,此次案件,爱奇艺的法务团队、技术团队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顺藤摸瓜准确定位刷量的操盘团队,摸清该团队刷量超9.5亿次涉及近5000个视频。爱奇艺委托公证处进行证据保全,使得数亿条网络数据、隐蔽的网店虚假交易等证据得以呈现给法官。

刷量博弈仍在上演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以来,网络视听市场高速发展。到2017年,网络视听作品的播放量超过10亿次甚至过百亿次已成常态。而高流量、高播放量背后的高利润,也催生了刷量产业。
  以“视频网站刷量”“视频刷量”等作为关键词在QQ上搜索,发现仍有大量的相关QQ群。很多群宣称可刷全网播放量,包括爱奇艺、搜狐、腾讯、乐视、土豆、优酷等。
  一名QQ群主展示了价目表,称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刷腾讯、优酷、爱奇艺、秒拍、美拍视频剧的播放量,1万次播放量起刷,每1万次播放量8元。
  该群主坦言,目前视频网站都有拦截技术,刷过后会有不同程度的掉量,不过收费是以视频短时增加的量计算,只要达到约定的量,就算完成当次服务。为了降低被拦截的风险,1万次播放量一般会用三五个小时刷好。
  另外一名群主报价更高,1万次播放量60元至80元不等,承诺“掉量补”。他阐述了刷量背后的商业逻辑:通过刷量制造热播氛围,不仅可以吸引观众点击,引来大量真实的流量,而且由于很多视频网站会根据播放量来确定一部剧的呈现位置,一旦播放量上去了,也有助于为剧作争取到好的宣传位置。
  一名视频行业资深从业人员坦言,为网制剧刷量一度是行业潜规则,不过,最近两年,视频网站的收益逐渐演变为内容分成和广告分成并行的模式。一方面,播放量越高,平台方付给片方的分成也就越高,意味着平台需要为虚假播放量埋单;另一方面,一些广告品牌商也注意到刷量现象,会请第三方公司就广告的投放情况进行监测,一旦虚假刷量过大,也会影响视频网站的广告收入。
  在诸多因素的影响下,视频网站也不再像外界认为的那样会对刷量“纵容”。包括爱奇艺、优酷等在内的视频网站,开始加大对视频刷量行为的打击力度。
  近日,爱奇艺相关负责人介绍,爱奇艺在应对刷量行为上采取了很多技术手段。比如,通过黑名单IP和安全信息校验进行识别,结合业务特征来评估数据的真实合理性,通过用户行为等多维大数据交叉识别刷量行为,并依托反刷数据结果,通过实施主动惩戒措施预防再次刷量。

规制“刷量”有法律依据
  优酷、腾讯等视频网站对外披露,公司有一套成熟而严格的防作弊、反刷量系统。
  此次案件审理时,飞益公司曾辩称,涉案的刷量行为未在《反不正当竞争法》禁止之列,因此不构成不正当竞争。
  为了更好地规制刷量行为,爱奇艺相关负责人表示,希望针对互联网经济的特点,进一步明确规定虚假刷量行为为不正当竞争行为或者侵权行为,加大对恶意刷量行为的惩治力度。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竞争法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黄晋指出,《反不正当竞争法》修法时,的确未将刷量列入其中,但是任何法律不可能做到将法律实施后可能存在的违法行为一一列举,《反不正当竞争法》亦是如此。互联网发展实践中出现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仍需要依靠原则性条款和司法审判来纠正。
  “该案中,刷量者为市场经营主体,本应当遵守《反不正当竞争法》,然而其利用技术手段,影响视频网站经营者的合法商业利益,干扰视频网站经营者和与之相关的诸如著作权交易、信息网络广告等经营者之间的自由竞争,侵犯视频网站经营者的合法权益,进而影响了视频网站经营者的商业决策。”黄晋说。他认可法院的判决,认为此举与公认的商业道德相悖。
  尽管该案是一审判决,当事人不服判决仍可以上诉,但黄晋认为,从法院对该案的认识可以看出,未来刷量行为能够得到一定的约束。“需要指出的是,刷量和刷单行为还有可能触犯非法经营罪、损害商业和商品声誉罪、破坏生产经营罪、敲诈勒索罪和诈骗罪等。”黄晋说。
  马远超表示,在网络刷量的案件中,数据对整个互联网视频行业包括网络视频平台方、版权方、广告主、观看视频的用户来说都具有信赖利益。如果这些数据被污染、被破坏,整个网络视频生态、竞争秩序都会受到损害。该案作为全国首例网络视频刷量不正当竞争案,打响了对视频刷量“黑产”的第一枪,将对遏制破坏网络视频数据的不正当刷量行为具有非常积极的作用。
  此外,爱奇艺负责人表示,由于网络领域的不法行为具有隐蔽性强、分工明细等特点,因此希望在追究侵权企业和个人责任的同时,依法追究为刷量提供技术帮助和支持的相关平台和个人的责任,这样才具有威慑力。